●其實這是版主腦補的小劇情,噗浪點文,微月范月有,接受者請入內囉。

●總覺得下雨甚麼的就... ...很痛阿(爆掉

 

 

 

我的世界因你而有了一絲光明。

 

 

 

記得初次見面只有簡單的問候,從你開始問起名字時,你也悄悄進入我的世界。

「... ...月退,就叫我月退吧。」禮貌性的回答了對方的問題,范統也認為當初的他還仍是懵懂無知的少年,眼睛總會有著他說不上來的滄桑寂寞。

無邪的水色瞳孔每次照映著他的身影,好似有甚麼話想要對他說,卻只是勾起微笑帶過。

 

 

 ×××

 

 

空氣瀰漫著一股難以壓迫的氣息。

踏進聖西羅宮一步的那一刻起,以前發生的種種浮現在少年的腦海中,久久揮之不去。

 

 

雖然曾經被人這麼指出是自己放不開,但是說實在的,一切的一切卻遠遠不及在身為東方城的新生居民還要來得美好。

對他來說,只要沒有他所在的地方,那麼,他就永遠不可能得到救贖。

就這樣獨自一人徘徊在黑暗之中。

 

 

最近東方城的天氣不能算是穩定,將要遞給上頭的資料確實交到對方手上後,沒多久,神王殿外頭開始飄著綿綿細雨。

該說慶幸自己有帶著傘外出,無奈地嘆了口氣後將傘打開,在回家的路上環顧起東方城上的街道,因為雨下得實在太過突然,路上的行人匆匆跑著,店家們也將攤子收起,結束了一天的工作。

 

 

曾有人這麼說過,在雨中漫步是一種浪漫,但在范統的眼裡看來,似乎是覺得有那麼一點好笑。

直到熟悉的身影映出眼裡,這才讓他不得不停下腳步。

 

 

回過神來自己已經在東方城的街道,現在的月退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做,就這樣漫無目的的走著。

照理來說來到這邊的目的通常是因為范統,但要是沒來由的過去對方多少會很困擾吧?另外一個原因是他只想逃離聖西羅宮,逃離這個讓他喘不過氣的地方。

任由雨水打在自己身上,現在的他絲毫感覺不出來冷暖,空洞的眼神只是望著前方,似乎是期待著甚麼一樣。

期盼著會有這麼一個人渴望著見到自己一樣,而他是否也可以,期盼著那一個人的到來?

 

 

… …月退?」令人熟悉的聲音就這麼喊出自己的名字,被雨水浸濕的身體讓他覺得有沉重感,但仍他轉過身來看著聲音的主人。

對方的臉上寫滿了擔憂,他實在不懂為什麼月退會出現在這裡,而且是在他毫無接獲通知的情況下。

 

「有事嗎?怎麼通知一聲就走來了呢?」范統真的覺得反話的詛咒依舊不給自己面子,不過這句話其實聽來意思到了就好,看著月退茫然的眼神也在猜想是不是又夢遊到這個地方,話雖如此月退還是沒有反應,只是無神的看著他。

 

就像回到那時候一樣,呼喚著他的名字卻沒有得到任何答覆。

 

 

 

 

說好的砂糖灑滿天跑哪了(痛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You're my one and only treasure.

まい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