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沉月之鑰同人衍生-伊耶X那爾西

●若對此CP反感麻煩請按上一頁

那爾西真的不是普通萌不忍說

 

 

 

西方城的聖西羅宮最近倒是有了一點點小插曲。

自從幫助恩格萊爾奪回王位、封印沉月的事情也已經告一段落後,接下來等待著伊耶的,便是之前那爾西捅出來的一堆蔞子。

長老團因那爾西動用私刑早就全數湮滅,臨時選出來的也只是掛名的,實際上來在忙碌的還不是他們魔法劍衛。

偏偏恩格萊爾這不照正規上來的皇帝好像不一天待在宮裡就簡直會要了他的小命一樣,常常在書房裡都不會看到他的身影,這實在會讓他動了肝火也不能,讓他的脾氣變得比以往更加暴躁。

 

 

 

加快了前進的腳步,要不是家裡那個吵死人的老爸要他不要對恩格萊爾兇,不然遲早有一天宮裡必定會上演一場腥風血雨。

「恩格萊-」推開了房門,伊耶雖然沒將完整的話說完,不過眉頭倒是沒皺得比以前緊了。

可能是已經習慣這個空間幾乎都會有那個人存在,雖然一開始看到眼前這個人幾乎都是先破口大罵而後摔著門直接離開。

 

 

倒是在房裡的那個人雖然知道進來的對象是誰,不過他也沒有停下手邊的動作,繼續以餵食的動作,看著在他眼前正津津有味吃著主人給的食物的白鳥。

那隻鳥的名字叫雪璐,是有天被抓去和東方城高官組成的奇異團體抓來的寵物,不過嚴格來說不是抓來的,是被硬塞的。

基於與東方城的友好關係,再加上可能是同情心作祟,放走也不是的情況下,當然也就擔任起這隻鳥的主人,從一開始渾身髒兮兮的來到他的面前,到現在羽白如雪、雖然一臉容易受騙的樣子,不過卻也讓那爾西多了一份忙碌中的閒暇樂趣。

「你還真是愛鳥成癡呢?」伊耶倒是覺得那爾西的改變讓他有點吃驚。

「怎麼?吃醋了嗎?」他轉過頭來,用一種無可奈何的神情看著對方,不過這種回答倒是讓伊耶稍微不爽了一下。

誰會對一隻鳥吃醋,你也和恩格萊爾一樣是白癡嗎?

他惡狠狠的瞪著鳥兒的主人,不過那爾西直接忽視伊耶的無形抗議,嘴角倒是上揚幾分好看的角度,刻意得補上下一句話。

「還是說讓雪璐改回之前取的-」

「你敢的話我就把牠做成烤小鳥來吃!!」話還沒說完伊耶的臉可說是非常難看,直接破口對著那爾西吼了這一句。

那個名字是報復伊耶用的,一個充滿惡趣味的小名。

不過也因為這件事情,讓從原本看不順眼、到現在有了些許的交情。

 

 

會開始想要了解他的一切、想要知道他身邊所有的事情。

情不自禁的走向那爾西的身邊,這個動作實在讓那爾西的思緒來不及轉過來,伊耶將手撫著對方白皙的臉蛋,不符合年紀的娃娃臉

用一種難以用認真來表示的眼神看著他。

他忽然覺得心臟漏跳了一拍,這是他第一次和一個人如此貼近、身體卻完全也沒有排斥的感覺,那爾西甚至還不敢正視伊耶的臉。

「... ...噗。」看著那爾西那種表情,讓原本的緊繃感一下子從這個氣氛蕩然無存,伊耶不禁笑了出來,這才讓那爾西恍然大悟。

 

 

搞了半天原來是在整他嗎!!

羞愧感頓時從心裡竄生,他直接堆開那身子比他小的那人,單手掩著通紅的臉蛋,試圖希望忘記剛剛讓他覺得尷尬的場景,不過越想忘記那段記憶卻鮮明的印在腦海裡揮之不去。

被他推開的伊耶也好不到哪去,雖然推到牆上他吃痛了喊了一聲後壓了壓發疼的地方,不過知道了對方不為人知的一面,倒是勾起了壞心的笑容。

「原來你也有這樣的表情?」

「你... ...給我出去!」那爾西用幾乎快尖叫的語氣這麼對他說。

被這麼一喊,伊耶也只好摸了摸鼻子,準備離開房間,當然離開前也不忘回頭看著那爾西,交代了一下今天來書房的目的。

「要是恩格萊爾回來,記得跟他說找一天跟我對練,就算他說不也要用打昏的抓過來。」

「不用你說我也知道!快給我出去!」他幾乎已經用今天剩餘的精神叫他快點離開房間,才剛餵飽鳥兒,現在桌上還有一堆未核對過的公文,而且在這之前還發生了.... ...那爾西根本不願意想起,只好拍了拍身上的灰塵,開始今天未完的例行公事。

 

 

 

 

在那之後,根據聖西羅宮裡的衛兵表示,鬼牌劍衛伊耶用一種他們從未看過的表情從他們身邊經過,他們都認為天似乎是不是要下紅雨了。

不過有段時間那爾西的房間門外掛著謝絕訪客的掛牌,這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後記

結果把沉月第一個同人獻給伊那了(扶額

雖然第一次寫不過覺得這對灑糖灑得有點過份就是了(失笑

, , ,

Posted by まいか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